大连娱网棋牌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棋牌资讯 >

宇喜多秀家宇喜多秀家的人物生平

日期:11-27   阅读:100   分类:棋牌资讯

要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必须从文禄三年(1594)说起。由于和秀吉的特殊关系,宇喜多秀家在大坂居住的时间要远多于本领。秀家是一员能征惯战的武将,却不是一位合格的大名。由于缺乏经营领国的经验,自己又必须长期陪伴在秀吉的身旁,秀家便将领国全权委托给重臣户川肥后守治理。在营建伏见城的时候,宇喜多家的笔头家老长船纪伊守直盛(长船吉兵卫的兄长)给秀吉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在秀吉的授意下,长船纪伊守取代户川肥后守成为宇喜多家的家宰。于是,在宇喜多家的内部形成了以长船纪伊守为核心,中村次郎兵卫(跟随秀家夫人豪姬的原前田家家臣)、浮田太郎卫门为骨干的长船派阀。长船派阀的大权独揽在宇喜多家内部催生出一个以谱代重臣为主的反长船派。反长船派的领袖是知行二万四千石的宇喜多左京亮。长船派和反长船派之间的对立与冲突直接导致了宇喜多家的家中骚动。《备前军记》把两派家臣对立、冲突的原因归结为:日莲宗与基督教的对立(长船纪伊守直盛是基督教徒)、检地实施中的不公平、不满秀家的奢侈浪费等等。在这些表面现象的背后隐藏着更深刻的原因。宇喜多家的谱代重臣们优先考虑的是如何维护本家的利益,宇喜多秀家首先想到的是如何维护丰臣政权。因此,在承担丰臣政权过重的军役负担的问题上,主君秀家和他的重臣之间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庆长三年(1598),长船纪伊守病死(一说被反长船派毒害),接替他的正是反长船派的领袖宇喜多左京亮。宇喜多左京亮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他一上台就大肆迫害长船派,长船派中最遭嫉恨的中村次郎兵卫慌忙逃往大坂寻求秀家的庇护。不依不饶的左京亮气势汹汹的来到大坂要求主公秀家交出中村次郎兵卫,秀家断然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遭到秀家的拒绝之后,宇喜多左京亮纠集户川等人的兵力二百五十余人占据了大坂玉造的宇喜多屋敷,公开竖起了叛旗。作为当事人的秀家对此束手无策,唯有请求各大名调停。天正五年(1600)正月,德川家康的干预平息了这次骚动。家康对祸首宇喜多左京亮、户川肥后和花房志摩的处罚出人意料的轻微,他们理应被处以极刑,却仅仅受到了追放的处罚(不单如此,家康还在暗中资助他们),其他参与骚动的家臣则被命令返回冈山原籍,宇喜多家的家宰由一惯保持中立的明石扫部头全登接任。然而,那些被勒令归参的家臣们并没有全部返回冈山,不但如此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竟然退藩作了牢人。从《浮田家分限帐》中可知,宇喜多家在这次骚动中丧失的重臣除了冈越前守、宇喜多左京亮、户川肥后守和花房志摩守以外,还包括秀家的马回众长田右卫门丞、中吉与兵卫和六个主力军团的组头明石久藏、浮田平吉等四十六名,他们的知行地共有约十四万石(占家臣总知行地的百分之四十)。正是这些叛臣构成了宇喜多军的中坚,尽管秀家竭尽全力试图重建军事体制,但是他们的叛离还是严重削弱了宇喜多军的实力,从某种意义上说宇喜多家的败亡不正肇始于此吗? 庆长五年(1600)二月,为了处理家中骚动的善后事宜,宇喜多秀家返回了阔别已久的冈山城。回到领国之后,秀家立即着手重建家臣团和重整军备。经历了一番动荡之后的宇喜多家在民心和士气上都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原本在实力上就和德川家相差悬殊的宇喜多家,此时就更难于与其抗衡了。秀家对此并非没有认识,然而当石田三成在大坂举兵之际,他还是毅然率领一万八千大军于七月二日赶到了大坂。秀家与三成的默契合作是建立在何种基础之上呢?笔者以为,秀家响应三成完全是为了报答秀吉对自己的养育之恩,此时的秀赖正如当年幼年丧父的秀家,他要象秀吉当年对待自己那样一心一意的保护秀赖,这正是秀家和其他所有西军将领的本质区别。

七月十六日,毛利辉元进驻大坂,西军成立了以辉元为统帅、秀家为副统帅的战时指挥体制。七月二十五日,秀家率军自大坂出发,八月一日开始攻打伏见城。伏见城陷落后,秀家返回大坂稍事休整便挥戈东向、兵发美浓。宇喜多军兵分两路,秀家取道近江进入美浓,明石全登率领主力经由伊势进入美浓,全军在八月下旬进驻大垣城。九月十四日,在关原合战的前哨战杭濑川之战中,明石全登率精兵八百参战斩获颇多。在关原的主战场上,宇喜多军位于大谷军和小西军之间,全军共一万七千余人。秀家将全军分为五队,分别交由明石扫部头全登、长船吉兵卫、宇喜多源三兵卫、浮田太郎右卫门和延原土佐指挥。不久以前的家中骚动对宇喜多军的损害是十分明显的,诸多重臣的退藩令全军的动员力锐减了百分之四十。值得一提的是,户川肥后守作为东军加藤嘉明的前锋出现在关原战场上,那些背叛秀家的旧臣也大多如此。

九月十五日,决战从宇喜多军和福岛军之间的猛烈交火开始了。整个上午,宇喜多军和福岛军的战况呈现出一进一退的焦着态势。福岛正则是东军的前锋,福岛军的当面之敌人正是西军的中坚宇喜多军。一万七千余宇喜多军面对六千多福岛军没能占到什么便宜,难道是他们的战斗力不足吗?福岛的部下是素不习战的尾张兵,秀家手下的备前人和备中人不可能不如他们。毫无疑问,其中的缘由必须从战场外去寻找。《冈山县古文书集》中收藏的户川肥后守与明石全登之间的通信,时间是关原合战前不久的八月十八日、十九日。明石扫部在给户川肥后的书信当中哀叹“情况很糟糕”并认为东军“人才济济”、“实力出乎意料的强”。身为宇喜多家家宰的明石全登在决战前夕的悲观情绪反映了宇喜多军上下当时的普遍心理,怀着这样的厌战情绪的宇喜多军自然不可能象在朝鲜那样奋战了。最后,小早川秀秋的临阵背叛决定了战场的胜负,然而对宇喜多秀家而言,他的失败却并不只在战场之内。 宇喜多秀家逃出伊吹山,因为迷路陷在美浓粕川谷(现在揖斐郡春日村)一带,藏匿于矢野五右卫门家中。这五右卫门是个颇了不起的人物。

老臣明石全登说服了秀家,逃离关原而入伊吹山。随从的只有近臣近藤三左卫门正次、芦田作内、森田小传治、虫明九平次、黑田勘十郎、本乡义则、山田半助等人。

北上伊吹山后,宇喜多秀家一行迷路了,在山中彷徨两日,既无粮食也无饮水。西军战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近乡,众人都知道溃军逃亡在关原以北的山林中,无数农民聚集着来逮落难的武士。秀家逃至粕川谷(照片)的中山乡(现在揖斐郡春日村中山),遭遇了一群这样的猎手。

Copyright © 2019 大连娱网棋牌官网 版权所有